大陸口罩寄到香港>智庫頻道>觀點·文章>“一帶一路”觀察>正文

“一帶一路”構建新型國際發展合作

作者:魏玲(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一帶一路”倡議自2013年正式提出以來,獲得國際社會廣泛認可,一批標誌性項目取得實質性進展。該倡議之所以在世界上廣受歡迎,其原因在於“一帶一路”建設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則,以經濟發展為導向,有利於化解不平衡發展的難題,超越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競爭,推動安全與發展的良性互動,構建多元協商的新型發展合作秩序。

倡導共商共建共享理念

“一帶一路”倡議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突出一個“共”字,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具體實踐。它基於人類面臨可持續發展的共同挑戰,針對全球發展赤字,強調採取共同行動,推進構建責任共擔、發展共享、命運與共的發展和治理模式。

“共商”是指多元主體、平等參與、協商一致。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主體是多元主體,既包括國家行為體,也包括國際和地區組織、跨國企業和社會組織等,甚至包括個人。合作的機制也是多元的,既有自貿協定性質的合作,也有區域和次區域合作、經濟走廊合作;既有多邊合作,也有小多邊和雙邊合作。參與各方基於自願和平等原則,基於平等的發展權利,自願選擇加入建設進程,具有平等的話語權和決策權。決策的模式是協商一致,也就是照顧參與各方的關切和舒適度,相互尊重、包容開放、求同存異,不斷尋求和擴大共同利益,協商建設最適合當地具體條件、最能滿足各方需求的合作模式。協商是構建合作、培育互信和相互認同的過程,是新型夥伴關係建設的過程。

“共建”是全球本土主義的實踐,也就是全球綱領、本土操作,是普適性與地方性的結合;意味着充分照顧地方條件、特性和需求,通過共建真正實現惠及當地民眾的發展。上世紀80年代學界提出了全球本土化的理念,最早指的是日本跨國企業的海外營銷策略。後來全球本土化思想超越了商業營銷,強調全球化進程中的地方建設性參與,強調對本土文化、地方關切和地方實踐的重視、尊重和吸納。“共建”是基於對地方文化與地方需求的高度重視和尊重,尋求吸納本土智慧,依託本土資源,打造真正滿足地方需求的可持續發展,也是化解全球化與地區化、全球化與國際化、全球現代性與本土實踐性之間張力的重要途徑。

“共享”是共享增長、共享發展紅利。不平衡發展是當前全球化逆動的重要原因,是全球經濟治理面臨的最突出問題。“共享”的建設與發展既藴含了公平、均衡、包容和可持續發展的原則理念,也導向讓世界各國人民共享經濟全球化發展成果、構建發展共同體的最終目標。在具體操作層面,“共享”就是要重視與合作伙伴發展戰略和基本利益的對接,增進參與方和普通民眾的直接利益,重視當地普通民眾的獲得感,力爭實現多方利益的最大化。“共享”也是務實精神的體現,以直接增進民生福祉的務實合作項目為抓手,以促進平衡增長和可持續增長為導向,同時確保債務可持續、環境可持續和社會發展可持續。

以斯里蘭卡科倫坡港口城項目為例,該項目充分體現了共商共建共享的新型國際發展合作理念。該項目是中方“一帶一路”倡議與斯里蘭卡“大西部省”戰略和“2030願景”深入對接的重要成果。一方面,斯里蘭卡致力於將自身打造為印度洋航運、金融和物流中心;另一方面,在中方倡議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上,斯里蘭卡是印度洋地區的重要節點,雙方在該項目上擁有重要共同利益。科倫坡港口城定位為經濟樞紐和商業中心,其中國際金融中心是建設重點,旨在實施各類優惠政策,吸引周邊國家投資,打造推動斯里蘭卡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引擎”。港口城與科倫坡港口、機場、高速公路連接在一起,將構成連接東南亞、南亞、中東等地區的重要經濟紐帶。

科倫坡港口城項目體現了“一帶一路”建設的多元參與、平等協商、開放包容和多方共贏。這個項目並不是政府間項目,而是公私合營的投融資項目。斯里蘭卡政府負責環境、規劃和施工許可證,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負責投融資、規劃、施工和運營,資金70%來自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商業貸款。項目以商業可行性為導向,保持開放性。比如,2019年9月開工的港口城高架橋項目,由中國土木工程集團有限公司承建,由亞洲開發銀行提供資金。高架橋是連接科倫坡班達拉奈克國際機場與科倫坡港口城的重要節點,建成後將為科倫坡及斯里蘭卡交通運輸提供極大便利,助力周邊互聯互通。

科倫坡港口城工程項目計劃5至8年形成初步規模,20至25年全部建設完成。項目一級投資14億美元,帶動二級開發超過130億美元。對斯里蘭卡來説,這是其歷史上外商投資單體規模最大的項目,將為當地創造超過8.3萬個就業機會。對中方來説,港口城項目投資額度大、技術水平高,是中國企業“走出去”轉型的代表項目。項目在建設開發期間,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先後實施了“漁民生計改善計劃”等多項公益活動。在環境可持續方面,充分保護濱海環境和魚類,為填海造地所進行的取砂作業避免侵蝕海岸線,避開了沿海礁盤裏魚羣產卵區和傳統漁業場所。科倫坡港口城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重大項目,是中國與南亞國家開展新型發展合作的成功案例,向地區和世界傳達了積極的信號,增進了各方合作的信心。

推動發展安全良性互動

“一帶一路”合作是發展地區主義實踐,它基於優先經濟發展的共識,以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合作為主要內容,目的是提振經濟發展,強化綜合安全,實現發展與安全的良性互動。

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基於“發展—安全”關聯的基本假定,即經濟發展承載着至關重要的政治、安全和社會意義,發展與安全可以相互促進,實現良性互動。在全球層面,要應對“脆弱國家”、地區和局部衝突,維護和建設和平,“發展—安全”關聯也是一項重要研究議程。如果發展得不到保障,則脆弱國家難以脱離“脆弱—暴力”的惡性循環。只有同時強化發展與安全,才能真正從衝突走向和平;只有維護社會政治穩定,才能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基本條件,有望推動實現可持續發展。

經濟發展優先是東亞地區實現和平的關鍵。東亞發展地區主義強調國家主導地區發展進程。一方面,政府在經濟發展導向的地區合作中扮演重要角色,另一方面,政治合法性依賴於穩定的經濟增長、貧困的持續消除和人民生活的持續改善。對於大多數東亞國家來説,發展高於一切。各國不僅通過貿易、對外直接投資和製造業帶動經濟增長,而且還在國內和地區層面積極推動減貧和縮小發展差距的工作。發展是他們需要解決的最優先議程和要應對的最根本挑戰,關乎國內穩定和政治合法性,需要具有包容性和可持續性。無論在國內還是地區背景下,縮小發展差距都是必要任務。東亞各國政府必須要滿足國家和個人的增長需求,還要在經濟發展和生態可持續性之間以及工業化和後工業化等平行進程之間把握好平衡。包容性和可持續發展是地區合作的動力,也是最大的共同利益。

對於中國來説,優先經濟發展合作既是維護國際關係穩定和友好外部環境的手段,也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初衷和目的。該倡議的提出首先是基於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進一步推動經濟發展、縮小國內的地區發展差距的考慮。固然,隨着中國經濟崛起和民族復興進程的推動,提升國際地位和話語權、改革完善全球治理體系的需求也應運而生,但是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仍然主要沿襲了發展地區主義的理念,意在優先經濟發展。冷戰後中國積極參與東亞地區合作,實現了中國經濟崛起與東亞一體化進程的並行發展,使東亞成為世界上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亞太地區隨之成為21世紀的全球戰略和經濟重心。“一帶一路”建設從中國和周邊發軔,基於中國參與東亞地區合作的經驗,旨在推動中國與世界的深度融合和共同發展。它首先推動協商合作,為實現共同發展創造穩定的政治條件;進而,通過發展利益的深度相互依賴實現更深層次的政治互信與民心相通,維護合作秩序,構建和平合作的文化。

以中緬經濟走廊項目為例,該是中緬共建“一帶一路”的重中之重,是發展地區主義和發展與安全良性互動的典型案例。經濟發展是中緬合作的核心內容與主要抓手。中方反覆強調中緬經濟走廊建設要從緬方最緊迫的領域開始,從緬民眾最需要的項目開始,從改善基礎設施、提供道路和電力等基本公共服務做起。走廊北起中國雲南,南下至緬甸曼德勒,再分別向東西延伸至仰光新城和皎漂經濟特區,“人字形”設計將緬甸最發達的仰光地區和最不發達的北部地區連接起來,以縮小地區發展差距。2020年1月,皎漂特別經濟區深水港項目正式簽約,中緬雙方將成立深水港項目合資公司開展深水港項目的建設和運營,這標誌着中緬經濟走廊從概念轉入實質規劃建設階段。

對緬甸來説,該項目有助於提升整體基礎設施水平,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促進當地經濟可持續發展。對於中國來説,該項目有助於促進緬北地區的穩定,提振緬北地區經濟發展,這直接關係到2000多公里中緬邊境線的和平和睦,關係到中國周邊安全。並且,中緬經濟走廊也為中國西南省份參與“一帶一路”,實現地方經濟提質增速創造了機遇。此外,該項目與中緬油氣管道項目相配合,既有助於提升中國的能源安全,又能夠大大改善緬甸沿線地區的電力供應狀況。截至2019年1月底,中緬油氣管道項目累計為緬甸貢獻直接經濟收益約2.1億美元,項目用工累計超過290萬人次。同年11月底,項目累計為緬甸帶來直接經濟收益進一步躍升,達到5.2億美元。

中緬經濟走廊建設有望推動緬甸國內發展與安全的良性互動,在提升互聯互通水平、提振經濟發展的同時,更好地實現政治社會的穩定與安全。昂山素季曾反覆強調脆弱性是緬甸的基本國情,而可持續發展是克服經濟和制度脆弱性的根本手段。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是緬甸搭乘中國經濟發展快車、滿足自身發展需求的重大機遇。這也是昂山素季本人親自擔任緬甸實施“一帶一路”指導委員會主席的原因。產業開發和城市規劃建設有助於減少資源依賴,消除貧困,大大降低緬北衝突和動盪的風險,進而為緬甸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提供更為穩定的國內和地區環境。

超越地緣政治經濟競爭

“一帶一路”新型國際發展合作對地區和世界秩序的塑造主要是由參與各方共同的發展安全觀和發展利益所決定。基於共同發展需求打造地區互聯互通,構建以新型國際發展合作為特徵的陸海地緣連接,推動實現各方在可持續發展領域的深度融合,可以超越傳統的國家間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競爭。

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國際上尤其是西方一部分人質疑該倡議是中國謀求自身戰略利益、爭奪所謂世界霸權的地緣經濟和地緣政治工具,是對現有國際體系和秩序的“另起爐灶”。他們特別擔心的是,中國要向歐亞大陸這個傳統地緣政治中心擴張勢力,爭奪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優勢,在地區層面挑戰美國主導地位,將美國排擠出歐亞大陸,實現自己的地緣野心。他們甚至將“一帶一路”比作新版“馬歇爾計劃”,質疑中國利用共建“一帶一路”分裂歐盟。

上述質疑是對世界政治走向和“一帶一路”倡議性質的誤讀和曲解。首先,“國強必霸”邏輯在世界政治中早已失去正當性,世界政治的多元化發展、現代性的多樣化是不可逆轉的潮流。擴張勢力範圍的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思維、非友即敵的二元價值判斷以及零和博弈戰略已經難以為繼。

其次,由多個區域和次區域合作構成的“一帶一路”倡議以經濟發展為根本導向,具有開放包容、務實靈活的特點。它不同於歐洲一體化進程,不追求政治認同,不干涉東道國國內政治,聚焦於務實合作,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國地緣政治和戰略博弈。“一帶一路”建設涵蓋了不同區域、不同政治制度、不同宗教文化的國家和地區,合作機制多元並存,充分體現了其開放性和包容性。

再次,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既是基於擴大對外開放、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增長的自身需要,也是基於全球化背景下各方共同的發展需求和應對非傳統安全威脅的治理需求。“一帶一路”具有地區和全球發展公共平台的性質,其根本宗旨是推動構建責任共同體、利益共同體與命運共同體。

誠然,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有着將地理毗鄰優勢轉化為務實發展合作優勢的考慮。但是,只要“一帶一路”堅持發展導向,堅持開放包容、務實靈活的合作規範,地緣競爭是可以化解的,政治零和博弈也是可以避免的。比如,“一帶一路”建設中的第三方合作模式可以開闢充分的政策空間,一方面降低中國海外投資的風險,引入優質資源,提升合作成效,另一方面也可以增進合作的開放度和透明度,減少猜忌和質疑,增進參與方互信,減少合作阻力。在這個過程中,如果其他大國堅持零和博弈思維,則地緣戰略和地緣經濟競爭加劇。如果其他相關大國能夠充分利用“一帶一路”的開放性和包容性,認同發展安全觀和發展地區主義,參與到地方合作中來,則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緩和大國競爭,降低對抗和衝突的風險。

以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17+1”合作為例,在合作過程中,中國始終支持歐洲的建設。中東歐國家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合作是出於自身發展需要。同時,加強歐洲國家之間的互聯互通,縮小成員國之間的發展差距,也符合歐洲一體化的目標。

克羅地亞佩列沙茨跨海大橋工程項目是“一帶一路”超越地緣政治紛爭、在歐洲實現多方共贏的典型案例。佩列沙茨半島南部的杜布羅夫尼克是克羅地亞最大的旅遊中心和療養勝地,在亞得里亞海和東西方貿易中曾是重要的“中轉站”。大橋將克羅地亞大陸部分同佩列沙茨半島連接起來,不僅便利人員往來,而且對克羅地亞長遠發展具有重要戰略意義。過去從克羅地亞大陸去往佩列沙茨半島只能走陸路,需經過境波黑,手續複雜。雖然幾十年來克羅地亞一直有造橋的想法,但是由於大橋需橫跨波黑唯一的出海口涅姆,將嚴重影響波黑建設涅姆大港以及該港口的通航能力,因此波黑一直對此表示強烈反對。2013年,克羅地亞加入歐盟,條件之一就是要求歐盟資助建設佩列沙茨大橋。2016年,克羅地亞和波黑通過談判就佩列沙茨大橋建設問題達成共識。2017年,該項目獲得歐盟基金資助,歐盟承擔工程造價的85%。此後,大橋項目根據克羅地亞公共採購規則和歐盟標準進行公開透明的國際招標,對競標方提出了較高的技術難度和環保要求。2018年,中國路橋公司牽頭的中國企業聯合體中標該項目。目前工程進展順利,中方承接部分預計最晚將於2021年底完工。

佩列沙茨跨海大橋項目是“一帶一路”建設進程中“第三方市場合作”的典範。在這個案例中,克羅地亞和波黑的協商合作,歐盟的資金支持和中國的建設能力,共同成就了克羅地亞獨立以來最大的基建項目和重點戰略民生項目。大橋建成後將大大改善克羅地亞和巴爾幹地區的交通,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同時也將實現歐盟領土的連接,對保護歐盟邊界、維護地區安全具有重要作用。對於中方而言,鑑於歐盟對大型基建工程嚴苛的技術和施工標準,中資企業中標具有巨大標杆意義。

佩列沙茨大橋項目的順利推進,説明共商共建共享的“一帶一路”建設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地方經濟發展為抓手,可以凝聚共識,強化共同利益,使相關各方超越傳統的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競爭,達成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合作。為完成這一項目,不僅波黑和克羅地亞需要跨越地緣政治障礙,相互信任並作出政治安全承諾,歐盟與中國也需要從資金和技術方面對該項目給予真正的支持,以實現對巴爾幹半島相關地理空間的重塑,平衡各方利益。在該項目中,各方化解了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的潛在衝突,實現了合作共贏。

結語

共建“一帶一路”從倡議到建設,已獲得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國際組織的支持和參與。倡議同各方發展與合作規劃對接,為地區和世界經濟增長開闢了空間,為國際發展合作搭建了平台,為增進各國民生福祉作出了貢獻。更為重要的是,“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構建了新型國際發展合作模式。它以務實項目為抓手,以優先經濟發展和民生福祉為核心,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產業合作為主要內容,堅持多元協商、包容開放,能夠有效應對全球化進程中出現的不平等和不均衡發展問題。“一帶一路”倡議既是中國實行新一輪對外開放、維護可持續發展和可持續安全的重要依託,也是中國在謀求與世界共同發展的過程中,探索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舉措,深入研究“一帶一路”新型國際發展合作具有重大理論、戰略和實踐意義。

凡註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